把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到新疆沙漠里可行吗?

  • A+
所属分类:浩瀚星途
摘要

要说当今世界最经典的两个预言已经实现了,你知道是什么吗?1965年,一代伟人作出了神一样的预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这个预言是在他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里面反映出来的。仅仅几十年的时光,这两个伟大的预言就成真了。我们的载人

要说当今世界最经典的两个预言已经实现了,你知道是什么吗?

1965年,一代伟人作出了神一样的预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这个预言是在他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里面反映出来的。

仅仅几十年的时光,这两个伟大的预言就成真了。我们的载人宇宙飞船上天了,太空站建立了,蛟龙号载人潜水器能够下到深达万米的深海中。

与此相似的“高峡出平湖”,都是神一样的预言啊。

由此推之,把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到新疆沙漠里,可行吗?我的回答是非常可行的。

关于这个事情,已经有人在行动了,虽然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些什么人在行动。

近几年来,一直传言中国未来有5大匪夷所思的超级工程,它们分别是:太空发电站、天河工程、红旗河工程、中欧高速铁路、琼州海峡跨海通道。这些工程,你以为是空穴来风吗?就不是无风不起浪吗?

本文就来说说这5大工程中的红旗河工程吧。

若隐若现的“红旗河工程”

红旗河工程,也是一个脑洞大开的超级工程,在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的眼里,是不可思议的,但它确实有一帮神秘之人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推动之下,慢慢地进行着。

传说中的红旗河工程的具体内容就是把西藏雅鲁藏布江的江水,沿青藏高原的边缘,穿过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等,通过河西走廊,一直自然地流到新疆的吐哈盆地、和田、喀什地区等。

红旗河工程,它就是南水北调的升级版,文雅的称呼叫做大西线调水工程。

据一些不公开的“传言”,红旗河调水方案以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等大江大河为水源,以绕行青藏高原、高程逐渐降低的全程自流方式调水,尾端以红延河、漠北河、春风河为主要支线为广大西北地区供水。计划总调水量可达到800亿立方米每年。此计划实施后,可一举改变中国大西北的生态格局。

建成的红旗河全程6188公里,自然落差有1258米。然后将水分流到三个支渠上。

红延河:从甘肃省通渭县向东北穿过六盘山到达固原,接着向北延伸至同心县,流向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境内,最后与延河连通,总长488公里,解决宁夏南部、鄂尔多斯高原和陕西北部的干旱问题。

漠北河:从内蒙古阿拉善右旗开始,经巴丹吉林沙漠向狼山、阴山北坡延伸至锡林郭勒盟,最终进入北京密云水库,共有1700多公里。

春风河:从甘肃省玉门市开始,绕北山西侧延伸至吐哈盆地。

红旗河工程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浩大工程,预计总投资4万亿。

当然了,这一伟大的“红旗河工程”现在还处于一种“谣言”状态,没有任何一种官宣,但有时“谣言”也会变成真的啊。

大家还记得我国的第一艘航母吗?最初可是一家旅游公司从国外买回来的呀。

那么,“红旗河工程”到底会不会实现呢?我们就耐心等那个“干”字吧。

至于技术问题,在我“基建狂魔”眼里,那都不是事儿,这里不作讨论。

我们再次回到伟人的语录中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雅鲁藏布江

天上有一条银河,地上有一条天河。这条“天河”就是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江位于西藏自治区境内,发源于西藏的杰马央宗冰川,它的上游名为马泉河。

雅鲁藏布江是中国最长的高原河流,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河之一。

雅鲁藏布江的水能蕴藏量丰富,在中国仅次于长江。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世界第一大峡谷,是世界最深的大峡谷和世界最长的大峡谷。

雅鲁藏布江从西藏流入了印度,如果我们把江水引到新疆后,“宝宝没水喝了,渴啊”。阿 三是会很不爽的。

藏水入疆,将塔里木盆地的巨大沙漠变成绿洲,完全可以成为现实。当然,这一计划,可能要分段实施。

这一宏伟规划之所以有人反对。完全是因为这些人并没有认真的研究可行性方案。只是评个人主观臆断。他们反对的理由主要是:

1、水源为国际河流,会遭到其它国家反对。

事实上,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我国流入印度洋的这几条国际河流,境外流域降水量普遍高于国内区域。中国调水量,一般都低于入海径流量的5%,出境径流量的1/3。不会对下游国家造成不利影响。而且由于中国筑坝蓄水,还可减轻甚至解除洪水对下游国家的威胁,起到拦洪、消峰、枯水期供水,对下游国家也是非常有利的。

2、工程技术难度大。

其实,以中国现在的工程技术水平,没有任何克服不了的技术难关。

3、调水成本:有些人只是估算了一下工程成本和调水量,用工程成本除以调水量,就得出调水成本过高的结论。他们根本没有明白,西线调水,与东线、中线完全不同。西线调水,所有水坝,都是综合性水利工程,不仅仅服务于南水北调,还有防洪、发电等其它功能,南水北调只是它的一个功能,甚至是附属功能。水源地的多座水坝,都会发挥它们的综合效益。仅发电效益,就完全可以偿还修建水坝的投资。

由于水源地高程与黄土高原有2200米左右的高差,与新疆盆地有2600米左右的高差,调水工程大量采用天然河道,黄河上游的几个水库、发电量将增加几倍。这些收入完全可以降低调水成本。

实际调水成本不仅不会高于中线,可能还会大大低于中线。

4、关于生态问题。

有些人担心调水工程会破坏生态。

事实上,调水入黄、入疆只会改善生态。改善新疆、河西走廊、黄土高原、内蒙古、华北的生态体系,恢复绿洲,减少水土流失。

还有一些反对意见,简直不值一驳。

西线南水北调工程一期可能只考虑怒江、澜沧江、以及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大渡河等作为水源地,每年引水100亿方左右。受水区主要是甘肃、内蒙古、陕西、山西、京津冀。

二期再考虑雅鲁藏布江引水300亿方左右。受水区主要是新疆及甘肃北部、内蒙古西部。

西线南水北调,并非水量越多越好,那些引水1000亿方甚至更多的观点,完全是脱离实际的空想。从实际需要出发,引水300亿方应该足够了。黄河一年的径流量才不过300亿方。如果每年引水300亿方,完全可以改善黄土高原的缺水状况,恢复黄土高原生态,减少水土流失,增加森林覆盖率,在北方雨季,利用调水系统,将水送往新疆。帮助新疆逐步改变生态。随着新疆、黄土高原生态改善,降水量会逐渐提高。所以西线引水,并非越多越好。

这是一个世纪工程,也是旷日持久的,投资金额相当三峡电站几倍,途经几千公里,利大于敝,就看党中央国务院及科研人员的重视,改天换地也突显当代中国科学家智慧的结晶,沙漠变绿洲,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从获生机,将是我国耕地面积及森林面积成倍增加,可新增湖泊,河流,生态旅游,内地可迁移人口上千万,带动的经济效益是投资金额无限增质,功在千秋。

藏水入疆李伶写了《西藏之水救中国》后来郭开提出了大西线引水工程共分3期设计调水2006亿立方,土豆网上有郭开讲解的大西线引水工程视频,只要能引水到新疆沙漠在沙漠建沙漠水网工程,有了水可以种胡杨、梭梭、红柳防风固沙,利用坎儿井、滴灌、透气不渗水的红沙、重庆交通大学试验成功的沙漠土壤化技术,推平沙漠可以种植大麦、小麦、燕麦、玉米、大豆,沙漠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种出来水果更甜,沙漠成大豆种植基地就不需要再进口美国、巴西的转基因大豆,大西线引水让沙漠种植就可以彻底解决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让饭碗永远端在自己手里做到手里有粮心里不慌!通过丝绸之路还可以把沙漠种植的粮食出口,以色列沙漠种植出的农产品就出口到欧洲,沙漠干燥种植病虫害还少!大西线引水预算要1万多亿人民币,可利用西藏海拔落差在合适位置建坝截水发电,用发电所得逐年偿还工程贷款,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墨脱水电站如果建成年发电量全球第二仅次于刚国河上大因加水电站。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我国面积最大的省区,总面积160万平方公里。这里地广人稀,地形地貌复杂,拥有山地、盆地、丘陵、草原和沙漠戈壁等不同景观。由于新疆深处欧亚大陆腹地,东西南北距离海洋都很远,另外北部为阿尔泰山,南部是昆仑山系,天山则横亘在新疆的中部,把新疆分为南北两部分,南部是塔里木盆地,北部是准噶尔盆地,形成了著名的“三山夹两盆”特点。

因为新疆的地理位置和地形特点,来自海洋的湿润气流很难抵达这里,形成了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降水量较少,蒸发量却十分旺盛,气候比较干旱,我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就位于新疆的南部。而靠近新疆的南部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素有“亚洲水塔”之称,长江、黄河、雅鲁藏布江等很多大江大河都发源于此。所以,有人提出,既然雅鲁藏布江丰富的水资源白白流入国外最后汇入大海,为什么不引到新疆以解缺水之急呢?

雅鲁藏布江

雅鲁藏布江是我国长度排名第五的大河,也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高原河流,这条河流的水资源蕴藏量十分巨大,在我国仅次于长江。

雅鲁藏布江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北麓杰马央宗冰川,全长2800多公里,其中有2057公里在我国境内,是青藏高原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25万平方公里。从河道路线看,它从上游马泉河向东穿过西藏的南部区域,然后绕着喜马拉雅山脉东部的南迦巴瓦峰,拐了个大弯,由向东转为向南,从巴昔卡出我国。

之所以雅鲁藏布江水能资源丰富,一方面是源头冰川融水量很大,同时中下游区域,受临近海洋气流的影响,气候十分湿润,降雨量大,河水补给很到位。另一方面,所流经的区域地势落差很大,水体由势能转化的动能非常高。

大家知道,青藏高原受印度洋板块和欧亚大陆碰撞挤压的持续性影响,高原的地质活动异常活跃,分布着大量的地质断裂带,在带有大量能量水体的长期冲刷和剪切下,峡谷地貌发育非常充分,奔腾汹涌的江水、深壑的峡谷,构成了雅鲁藏布江独特且壮观的景象。

雅鲁藏布江从源头到下游的墨脱县,其高程差不多降低了近7000米,在这么短的距离内,有这么大的落差变化,是世界上其它河流都无法比拟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在墨脱建设大型水电站的原因,水能资源太丰富了。

引藏入疆工程

目前,关于从西藏向外调水的设想,基本上都是从水能蕴含量很大的雅鲁藏布江出发的。其中,引藏入疆是多年来民间和科学界都持续讨论的焦点。毕竟缺水的新疆特别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周边,距离雅鲁藏布江相对很近,中间只隔着青藏高原的一部分。

虽然直线引水是理论上最为经济的方式,但是,如果我们从雅鲁藏布江水能最为集中的大峡谷处引水,以直线当时抵达新疆南部,那么2000公里左右的线路上,将穿越上千座山体,而且必须凿穿的山体长度少说也有1000公里,开采难度和成本暂且不说,在崇山峻岭、地形起伏复杂、人烟稀少、没有道路的情况下,如何运输挖掘设备、如何运输土石都是大问题。而且,雅鲁藏布江的水体自然流向,是总体向东和向南行进,越往南地势越低,因此直线向北引水简直是天方夜谭。

几十年来,围绕引藏入疆,人们讨论最多的都是借助天然河道+必要的山体穿凿工程,根据地形地貌和水体流向,来适当延长自流长度,比如大西线调水、再比如红旗河工程,总体看二者都有“异曲同工”之妙,能有效利用我国地势的第一、第二阶梯分界线,从而减少青藏高原复杂地形地貌对引水工程实施的影响,最大化提高重力自流能力。

由于工程方案很复杂,这里不再详细介绍了,只通过“三段”来简单表达一下。第一段是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出发,通过开凿山体的方式,将雅鲁藏布江与易贡藏布河、帕隆藏布河连接起来,并自流进入怒江,然后再在怒江、金沙江、澜沧江交汇处,开凿山体隧道,使河流穿越横断山脉进入澜沧江,最后再开凿山体隧道,打通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和岷江。自此第一阶段完事,这一段工程量最大,施工难度和花费成本也最高。如果能解决这一阶段的问题,那么引藏入疆就成功了一大半。

第二段是延续第一段的河流出口,将引水的路线从向东调整为向北,接通渭河和刘家峡水库,在刘家峡水库可以对河流进行相应的补水,此后沿着祁连山的边缘在往西行进,直达玉门关。

第三段是从玉门关出发,沿着我国第一和第二地势阶梯分界线,通过开挖明渠方式,一路往西,最终将水流引导到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端,并可根据需要再延长到喀什、和田等地。

上述工程的可行性如何?

上面提到的工程方案,线路中大多数利用的都是地势的自然高差,水体基本上按照重力作用实现自流,天然河谷以及湖泊等的加入,可以最大限度减少工程量和投入成本,所以远期看具有可行性。不过,短期看仍有一些需要反复论证和破解的难题。

第一个,就是第一段开凿山体的难度仍然很大。这里面既有直接穿凿山体的直接施工,又有部分河段需要逆流引水的问题,必须设置一些提水泵站,如何快速建设和有效后期运营,都需要认真考虑。

第二,是后半段明渠引水的修建和维护。从刘家峡水电站出发,一直到末端塔克拉玛干沙漠,都需要新修建很长的引水明渠,必然存在着巨大的施工量、定期清淤疏浚问题,同时还得考虑露天水体蒸发损耗的影响,如果采用地下引水管廊,虽然可以降低蒸发量,但工程量和施工难度无疑将增加好几个数量级。

第三,是地质稳定性问题。目前青藏高原地区,受到大陆板块和海洋板块挤压的作用仍然持续而且会长期存在,地质活动肯定比较活跃,再加上开凿山体的影响,工程施工过程中和运行时,安全性和稳定性如何保障也是一个大问题。

另外,这么大规模的工程,对区域生态环境、水资源的重新分配、局部气候条件等势必都会造成很大影响,必须经过反复的论证,在此之前,不能轻易开工建设。

因此,引藏入疆工程,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开山凿地就能简单实现,必须从路线优化、方案设计、资金投入、生态环境影响、地质安全等多方面统筹考虑,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酝酿、来论证,不能急于一时。

古代有赵括纸上谈兵,现代有人纸上调水,一会是把贝加尔湖水调到西北,一会是把渤海的水弄到新疆,还有就是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到新疆。

有理想是好的,但是胡思乱想就算了,新疆等大西北地区,能够得到雅鲁藏布江的水,固然益处颇多,可问题是,要怎么把水给引过去。

雅鲁藏布江是我国水量最大的河流之一,不过在西藏,这条河的水资源利用得并不多,既因为开发困难,也因为没那么大的需求,所以有人异想天开,把水给引到新疆去。

雅鲁藏布江是全球海拔最高的大河,位于西藏南部,发源于神山冈仁波齐,“雅鲁藏布”的名字就是“从上处高峰留下来的水”。

在广阔的高原之上,只有雅鲁藏布河谷地区土地最肥沃气候最适合,因此也孕育了早期文明养育了高原上大多数的人口,这里也是西藏的母亲河。

西藏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水能资源,其中雅鲁藏布江占了40%,但整个西藏的水能资源开发率仅仅在1%上下,雅鲁藏布江年径流量超过1600亿立方米,是黄河的三倍。

整个西藏的人口并不多,还不到四百万,所以对于水资源的需求量相较而言也不算多,大部分的河水都流出了我国,进入印度,在印度称作是“布拉马普特拉河”。

比起西藏,面积超过166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在很多人印象里非常缺水,整个新疆的年地表径流量也才884亿立方米,集中在伊犁河、塔里木河与额尔齐斯河。

话虽如此,但新疆冰川规模巨大,地下水也非常丰富,甚至于新疆的人口不多,新疆的人均水资源超过5500立方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25倍,比很多东部地区还多不少。

之所以说新疆缺水,主要是新疆有大片的荒漠戈壁,这些地方降水量少蒸发量惊人,气候干旱异常,如果是单位面积水资源,新疆全国倒数第三,的确是非常缺水的。

那么,把雅鲁藏布江的水调去新疆可以吗?从工程可行度、成本与回报比、收益与后果,还有其他诸多方面来说,这种做法是不可行的,而且也没必要。

新疆人口密集的大多数地区根本不那么缺水,日常的水资源供应还比较稳定,如果大规模进行引水的话,那更主要还是为了改变整个新疆的环境,而不是为了缓解新疆没水用。

雅鲁藏布江位于西藏南部的河谷地带,海拔比较低,而往北就是全球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在四五千米,全都是连绵不断的雪山、戈壁滩,大面积都是无人区。

从拉萨到新疆荒漠地区,直线距离少说1400公里,如果开凿运河根本不可能,因为雅鲁藏布江在河谷,要北上必须抬升上千米才能过得了高原,疆藏之间还有昆仑山等巨型山川。

由于地形地势的缘故,开挖运河的不可能的,如果使用管道的话,还需要配合大规模的抽水设备等才能工作,工程建设与运转,不仅消耗惊人能源,而且效率很低,实在不划算。

除了工程过于浩大之外,雅鲁藏布江并非完全属于咱们国家,这是一条国际河流,出境之后称作是布拉马普特拉河,流经印度然后在孟加拉国注入印度洋当中。

如果大规模调水,那么必然导致下游水量骤减甚至于断流,到时候引起的就是国际纠纷,不管是印度还是孟加拉国,也都非常依赖于这条河,这也是很难办的事情。

长期以来,哪怕是雅鲁藏布江水电开发,我国都小心翼翼,以免破坏邻里关系,水电开发并不会减少水资源,而引水工程,肯定要引起很多的国际麻烦,这对安定的外部环境建设不利。

不管是工程难度,还是牵扯的利益太多,关键还是在于,花费如此惊人的成本,把雅鲁藏布江的水引去新疆,根本就是一件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就好像成本10000,收益为1。

与其将雅鲁藏布江的水弄去新疆,有这么多的钱还不如就近从西伯利亚或者蒙古库苏古尔湖买水更可行,这样成本还低些,也不会对青藏高原的生态造成巨大破坏。

大规模的自然改造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时候不仅仅是能力问题,更是有没有必要与到底有没有意义的问题,将雅鲁藏布江引入新疆,完全就是不可行的事情。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在中国水利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雅鲁藏布大设想》,提到在日喀则附近建设420米的高坝,然后开凿780公里的隧道,22米*11米,将雅江水引入新疆,再造一个天府之国,以前是遥不可及,现在看来可行性很大

把一条比黄河流量大的多雅鲁藏布引入新疆说是造福新疆改善生态环境可不可行不说哪么有一个问题来了,黄河,长江是我国两大河流,最终长江,黄河的水都会流入大海,雅鲁藏布江的水流入恒河最终也会流入大海,世界所有大河最后都有入海口,把一条比黄河流量还大的河水引入新疆最终水会流何哪里?是要把新疆变成海吗?

理想很丰满,显示很骨感,这种工程的可行性并不大。

众所周知,大西北一直都是我国发展比较落后的区域。尤其是新疆青海一带,交通闭塞,人烟稀少,属于中国最不发达的区域。而关于这些地方的落后,与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密不可分。这些地方大都位于干旱区,常年干旱少雨。像我国最大的县,新疆若羌,年平均降水量仅有10毫米左右,几乎是终年无雨。由于没有雨水的滋润,这里的土地变得异常贫瘠,很难承载起一个繁华的大西北。

而在印度东北部,有一个叫乞拉朋齐的地方。虽然这里只是一个不满万人的小地方,但在世界上却很出名。因为乞拉朋齐是一个雨量很充沛的地方,这里的平均降水量长期维持在2万毫米以上,被称为世界“雨极”。

乞拉朋齐之所以能成为世界“雨极”,主要得归功于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其携带的大量水汽,为乞拉朋齐提供了充沛的雨水。

所以这时候有人就在想,要是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能吹过来就好了。毕竟大西北之所以会如此干旱,主要是位置太偏了。大西北位于欧亚大陆腹地,深居内陆,远离海洋,无法得到海洋湿润水汽的滋润。

然而这“南汽北调”谈何容易?

在南亚次大陆和欧亚大陆之间,有着著名的喜马拉雅山脉,这是印度洋暖湿气流从南亚前往大西北的必经之路。

一般我们认为,暖空气在翻越高山时,往往会形成大量的降雨。因为在地理学中,温度和海拔是成正比的,海拔越高,温度就会越低。而暖空气在爬升过程中,因为温度的降低,空气中的水汽水汽便会冷凝成液体,最终成云致雨。对于这种暖空气遇冷致雨的过程,我们一般称其为“脱水”。

很明显,“脱水”会导致暖空气中的水汽含量减少,而水汽含量则会直接影响到降雨量。所以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空气中的水汽含量将会越来越少,最终导致无雨可下。一般来讲,可以形成持续性降雨的云层高度,基本都是在2000米以下。即便是那些有着较强对流环境的地方,最终的“脱水”高度也很难超过4000米。

喜马拉雅山脉作为全球最高的山脉,平均海拔在6000米以上。很明显,这个高度对于印度洋上的暖湿气流而言,无疑是难以逾越的。虽然其携带着丰富的水汽,但因为“脱水”的缘故。这些水汽会在其翻越喜马拉雅山脉的过程中,纷纷化成雨落下。甚至还等不到暖空气到达山顶,它就已经没水了。

所以咱们如果想要把暖湿气流从南亚引到西北,首先就得解决掉横亘在中间的喜马拉雅山脉。正是这个原因,才有了“炸开喜马拉雅山脉”的说法。

关于“炸开喜马拉雅山脉”的讨论,在上世纪90年代可以说是闹得沸沸扬扬,社会各界有不少人都琢磨过这事儿。

比如在1997年,企业家牟其中就曾提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他想给喜马拉雅山脉炸开一道口子,宽度大约是50公里,整体海拔在4000米一下。然后印度洋上暖湿气流便可以顺着这道口子,穿过喜马拉雅山脉,然后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大西北上打造成万亩良田,沙漠戈壁变成了鱼米之乡。

这样的大胆想法,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以为然,只当是某人吃饱了没事干,博人眼球罢了。但是放在牟其中的身上,那可就得两说了。

要知道牟其中这个人来头可不小,他是我国开放后的初代企业家,曾创造过“罐头换飞机”的所谓“商界传奇”,在当时的社会各界影响力颇高。所以,当牟其中提出要炸喜马拉雅山脉之后,社会上反响强烈,很快便上了“热搜”,甚至连冯小刚这样的“外行”都跑来蹭热度。

在当年他与葛优合作拍的电影《不见不散》里面,就有着这么一个相关的桥段。电影里面葛优是这么说的:

如果我们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道,甭多了,50多公里宽的口子,世界屋脊还留着,把印度洋的暖风引到我们这里来。试想一下,那我们美丽的青藏高原从此摘掉落后的帽子不算,还得变出多少个鱼米之乡?”

当然了,关于“炸开喜马拉雅山”的想法,终究只是天方夜谭,并没有得到采纳。

首先,这个工程太大了,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来说,可操作性并不高。你得知道,喜马拉雅山脉可不是一堵墙,而是一道巨大的山脉,厚度最小也是200公里以上,平均海拔则是在6000米以上。

按照这个数据,哪怕只是开一道50公里宽的口子,那也得凿出一个长200公里、宽500公里以及高度约2公里的巨大空间来。这个工程量,挖一百个三峡大坝都嫌富余。

事实上,这还是在没有考虑施工难度的前提下。喜马拉雅山脉地理位置偏僻,终年积雪,雪下面则是坚硬的岩石和冻土层。总而言之,这地方交通不便不说,环境还十分恶劣,不管是工人,还是机器,都很难在那里正常施工。

不夸张地讲,如果单从施工难度来讲,“炸开喜马拉雅山”其实不比给“月球装电梯”轻松多少,王多鱼见了都不敢投。

其次,没有那个必要。喜马拉雅山脉虽然是群峦叠嶂,6000米以上的高峰比比皆是。但在那高耸的山峰之下,海拔较低的经向山谷也不是没有,而这些山谷便是大自然亲自操刀,在喜马拉雅山脉上开出的口子。

以著名的雅鲁藏布江为例,其发源于喜马拉雅山北麓,横贯青藏高原东南,切穿了喜马拉雅山脉,最终随着恒河一起注入印度洋。很明显,雅鲁藏布江北接青藏高原,南面孟加拉湾,为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提供了一条天然的通道。

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在孟加拉湾登陆之后,会沿着这条通道,逆江而上,穿过喜马拉雅山脉,一直升入到青藏高原东南部。而在这一过程中,暖湿气流“脱水”致雨,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降雨带。而正是这条降雨带,给青藏高原东南部带来优越的气候环境条件,使得雪域高原之上,也能有江南之景。

在这条降雨带的滋润下,雅鲁藏布江中下游流域地区气候宜人,水草丰美,非常适宜于农牧业的发展。相较而言,在青藏高原的西部地区,因为远离雅鲁藏布江降雨带,无法受到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的影响,气候环境就比较恶劣,既干旱又寒冷,非常不利于农业的发展。

所以,由于有着雅鲁藏布江河谷这样的天然水汽通道存在,对于引印度洋水汽到西北这个问题,炸不炸喜马拉雅山脉其实影响并不大。

那么既然喜马拉雅山脉这只“拦路虎”解决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是否就可以到达西北了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毕竟在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北上之路中,可不止喜马拉雅山脉这一只“拦路虎”。

众所周知,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后面,并不是大西北,而是青藏高原。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而且青藏高原的面积非常辽阔,方圆上千公里。

在这高原之中,群山纵横,峰峦叠嶂,将那些从喜马拉雅山脉延伸而出的口子纷纷阻断。即便是雅鲁藏布江河谷这样的全球第一大峡谷,也无法贯穿而过,只能是止步于念青唐古拉山下,无法进入藏北,更不要说远处的大西北了。

事实上,曾有科学家提出过类似炸开喜马拉雅山脉的人工干预想法,即利用现代爆破技术,在念青唐古拉山脉中间,打出一道口子,从而建立起一条人工的水汽通道。从施工角度来讲,相比于炸开喜马拉雅山脉,这个想法的可行性无疑要高许多,不管是开口子,还是建隧道都具备一定的可行性。不过这个难度依旧很高,而且风险很大,当地处于地壳运动活跃区,岩石疏松 、坡积物深厚、容易引发地质灾害。

而且,这个方向有点问题,顶多是将水汽送到黄河上游,改变一下黄土高原的干旱气候。而对于更远处的新疆,那就是无能为力了。毕竟从青海到新疆,还有着重重山脉的阻隔,水汽依旧还得翻山越岭,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脱水,最终消失殆尽。

另外还有一个影响范围的问题,自然开凿也好,人工干预也罢,水汽通道的口子都不会太大。像雅鲁藏布大峡谷这种地方,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水汽通道了,但在辽阔的青藏高原上,依旧只是一条小小的“缝隙”罢了。水汽通道过于“狭窄”,无疑会限制水汽的输送流量,从而影响其降水的范围。

简单来讲,即便是水汽建立了通道,大西北也难以受益,估计也就水汽通道周边能够有点雨水。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缺乏动力。印度洋上的暖流可没有装发动机,其之所以能够浸润陆地,主要是因为有着季风驱动。而在水汽前往大西北的道路上,因为有着喜马拉雅山脉以及青藏高原的地势阻隔,季风难以到达,无法为水汽提供驱动力。随着水汽不断朝着内陆的深入,其具备的动力便会越来越小,最终动力没有了,水汽也就不会再走了。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改造当地的整体地形。简单来讲就是,把包括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在内的所有阻隔,直接给削平了。只是这个工程难度嘛,恐怕没人接得下来哟。

总结来讲,以当前的技术手段来说,想要沿着雅鲁藏布江这条通道,把水汽引入到大西北,依旧难度极大。而且即便技术条件成熟,对于这种改变自然的大工程,也应当要慎重。毕竟大自然才是这个世界的调控者,任何环境的存在,都有着特定的规律和平衡。而作为大自然的一份子,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去了解他,维护这样的平衡,而不是要完全自我的改造他,去打破这份平衡。如果搞得不好,那就会自食其果。

还是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我认为想法是可以考虑的,细节是可以商榷的。只要技术上允许,隧道的方式我觉得可行。但雅鲁藏布江据说年流量只有1300亿立方,他文中引1000亿方不可取。近乎拦截既对国际关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此巨量的水流管理上很麻烦。破坏了地形地貌,量大地面压力是否会引起地震,再引起河水改道等一系列问题。如此巨量的水是否真的需要?如何利用?

我建议是减少引水量。隧道的口径小一点,水量少一点,对原下游影响不大,建设的难度工期,资金技术要求都会好很多,水流也相对好管理。到达沙漠以地下水的形式补充,边绿化边引流,逐步缩小沙漠面积,改善气候,最后根治沙漠。一步到位把沙漠变沧海我觉得不可取。

搞事情!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在这里   关注公众号:ONE知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