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著名的科学家晚年都有了宗教信仰?比如爱因斯坦与牛顿?

  • A+
所属分类:知识百科
摘要

只有用辩证唯物主义作为指导,才能取得科学成果,这条真理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科学家是在无意识地应用着。这里的所谓“无意识”是从哲学角度讲的,它是说古今科学家,或者说能够取得科学成果,都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作为指导思想而取得的,相反,按照唯心

只有用辩证唯物主义作为指导,才能取得科学成果,这条真理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科学家是在无意识地应用着。这里的所谓“无意识”是从哲学角度讲的,它是说古今科学家,或者说能够取得科学成果,都是以辩证唯物主义作为指导思想而取得的,相反,按照唯心主义、形而上学是取得不了科学成果的,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人们是没有从根本上、哲学角度认识到这一点的。

从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上看,人类的认识能力是相对的、有限的,就是说人类的认识能力是不断发展、深入的,但不是绝对的,人类对物质本质、规律性的认识,无论多么的深入,它的前面都会有一个、几个“为什么”在等待着你进一步去探索,人类永远达不到对物质世界绝对的认识,绝对的认识是唯心主义观点,比如把一切归于神或上帝。

晚年许多科学家都信仰宗教,其原因从根本上说,就在于以上二点。比如牛顿在探索力的产生原因时,总感到力的背后有一种东西在起作用的,但是由于晚年精力不足了,时间不多了,按照科学的方法路途艰难,而唯心主义又是一条捷径,图不知这是一条错误的不归之路,牛顿不明白,他对力的认识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但人类的认识能力都是有限的,是永远到不到对力的绝对认识的(对其它物质本质、规律的认识也是如此),想达到绝对的认识,只有走唯心的道路,但这条道路是错误的。(首)

已知的是科学,未知的是哲学,无知的是神学。他们晚年感憾人生的短暂,无法用有限的时间透视真谛,创造价值。或许只能在另外一个国度才能了此心愿。

无论一个人的成就有多么高名气有多么大,终归要在吃喝拉撒喜怒哀乐这条注定的路上走过天命难违的生老病死的历程和归宿。顶尖的科学家穷尽一生的心血和智慧致力于创造发明革新,也跳不出一死百了烟灭灰飞,殊途同归的圈子。他们用自己的才智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法则但他们却丝毫改变不了大自然的天道法规,他们的研发对人类似乎是改天换地的但对大自然又似乎是漂渺虚无的。他们因此也看开了,开悟了,淡然了,所以便把心智和灵魂安放在了与世无争超然物外的宗教中。

著名科学家晚年都有了宗教信仰是一个伪命题。爱因斯坦并非如传言所说晚年痴迷于宗教,牛顿对宗教的态度要从其所处历史背景看待。

有宗教信仰不是一件坏事。我不相信宗教也不排斥宗教,不信神但对于神也很期待,希望百年以后精神有所归宿。

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爱因斯坦和牛顿的宗教信仰来说一下为什么著名科学家晚年都有了宗教信仰是一个伪命题。

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

爱因斯坦自己也饱受宗教信仰问题的折磨,原因不在于精神上,而是外界一直试图不断让爱因斯坦表态,甚至有人以宗教信仰问题攻击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去世的前一年1954年,曾经给一位工人的回信中,信中是这样说的。

“你所读到的关于我信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系统地重复着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如果在我的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宗教的话,那就是对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这个世界的结构的无限的敬仰。”

同样在1954年,爱因斯坦写给同为犹太裔的德国哲学家艾瑞克·古特金的一封信更为著名,被誉为爱因斯坦写给上帝的信,这封信在拍卖会上被收藏家高价拍走。

信中第二段如此说道:

The word God is for me nothing but the expression and product of human weaknesses, the Bible a collection of venerable but still rather primitive legends. No interpretation, no matter how subtle, can (for me) change anything about this. These refined interpretations are naturally very diverse, and have virtually nothing to do with the original text. For me the unadulterated Jewish religion is, like all other religions, an incarnation of primitive superstition.

对我来说,‘上帝’一词不过是人类自身脆弱性的表现和产物,《圣经》不过是一本可敬但仍然幼稚的原始传说集 。任何解释,不管它多么奥妙,都不能对我改变这一些观点。这些精雕细琢的解释自然非常多样,与原意几乎毫无关系。对我来说,纯粹的犹太宗教和其他宗教一样,是原始迷信的化身。

爱因斯坦去世于1955年,些两封1954的信件可充分表达晚年爱因斯坦对于宗教信仰的观点。

并不是如传言所说,爱因斯坦晚年感叹于宇宙的奥秘,转身从神学中寻找答案。这些言论只不过是人云亦云杜撰出来的东西。

牛顿的宗教信仰

牛顿的宗教信仰,与分析爱因斯坦不同,我们要从历史背景中寻找答案。

牛顿生活于1643年-1727年,那个年代欧洲教廷的力量如日中天。近代科学,特别是关于宇宙的日心说,大大动摇了宗教信仰的基础。我们来看看牛顿的两位耿直的前辈是怎样的下场。

乔尔丹诺·布鲁诺,意大利天文学家。他发展了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由于批判神学,宣传日心说和宇宙观,1592年被捕入狱,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1600年2月17日,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伽利略·伽利雷(1564年2月15日~1642年1月8日),意大利天文学家,现代物理学、现代天文等现代科学之开山鼻祖。1632年他被宗教裁判所审判,被发现“强烈怀疑异端”。此后他在软禁中度过了余生。(下图为伽利略受审判场景)

从前者的遭遇就可以看出,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如果牛顿在宗教信仰方面同爱因斯坦一样变态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事实上牛顿并不相信天主教的三位一体论和救恩,只是相信神创造这个世界之后,让自然规律去统治这个世界。

当然牛顿据说过了80岁,40年用于科学研究,40年沉迷神学,但是这其中的真真假假谁又能分辨呢,研究神学也可能是牛顿为了继续科学研究的明哲保身之道。

总结

由爱因斯坦和牛顿的宗教信仰分析,著名科学家晚年都有了宗教信仰时一个大大的伪命题。事实上,据统计美国科学院物理专家有神论者只占7%,生物专家有神论者只占5%。而且还包括了将人格中科学研究和宗教信仰做区分的科学家。

目前来看,宗教信仰和科学分道扬镳,不过将来如有人所愿走到一起也未可知。

我认为有些著名的科学家到晚年有了宗教信仰的主要原因是:越是著名的科学家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研究的就越深,研究的越深未知的东西和需要探索的东西就越多(这就和什么都不懂的人感觉自己什么都懂是一个道理),有的到最后也就迷茫了、疲倦了,借信仰宗教以求得精神寄托。

非常感谢悟空小秘书的信任和邀请。作为头条科学领域的优质作者,无数次与各种有宗教信仰的小伙伴在这个问题上打嘴仗。其实我明知道说多少都是无用功,但还是忍不住要再次谈谈这个话题。那么科学家信教这个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一、相信上帝的伽利略被宗教所审判

伽利略在发表了《世界对话》》的一年后,也就是1633年6月,受到了罗马教廷的宗教裁判所的异端审判。这位因为用裸眼无防护状态下,用望远镜观测太阳并发现太阳黑子,几乎导致失明的老人,不得不为自己坚信的科学结论曲下了自己的膝盖。

判决书上是这样写的:伽利略等人宣扬伪说,即太阳位于宇宙中心且不动,地球是运动的而且在自转的学说,还向其弟子宣扬这一学说,并就此学说与德国的一些数学家通信,发表著作《论太阳黑子》,并于其中宣称这一 学说是正确的。不仅如此,为了应对以《圣经》为依据的这一学说所进行的驳斥,被告擅自对《圣经》进行了牵强附会的解释。

这里我们对日心说和地动说就不解释了,我们来详细说说,判决书上所说的“擅自对《圣经》进行了牵强附会的解释”是怎么个情况。

伽利略在写给托斯卡纳大公夫人的《至克里斯蒂娜大公夫人的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圣经》和大自然都是出自上帝的旨意,前者是圣灵所诉,后者是根据上帝的神谕所执行的结果。《圣经》是为了增进普罗大众的理解,因此就其文字的字面意思说,与绝对的真理有着很多的不同。相对地,大自然则无法超越上帝所指定的规律……上帝之神迹不仅体现在《圣经》的神圣文字找那个,更体现在大自然的各种效果中……

我想我们一般人都能读明白伽利略这段表述的意思,即上帝是存在的,上帝的启示同时存在于《圣经》和他所创造的大自然之中。前者使用人类的语言进行描述,而后者使用的是通过特别的努力才能理解的语言。伽利略还补充道:

……圣灵的意志是灵魂的救赎,即告诉我们灵魂在天界将去往何处,而并不是要告诉我们天界是如何运行的。

这一条就是教会所说的“擅自对《圣经》进行牵强附会的解释”,因为在教廷看来,伽利略试图将灵魂的救赎与天文学的势力范围区分开来。

分析:我们通过引用伽利略的文字以及宗教裁判所的判决书可以看出:伽利略并没有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只是想给上帝的存在寻找一种更符合观察事实的解释。而宗教裁判所对他的判决也并不是针对他是不是信仰上帝,而是不允许对《圣经》以及宗教的任何解释进行改动。

由此我们也能看出,在伽利略那个年代,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尖锐矛盾。很显然,如果没有伽利略这样能够独立思考的学者,大家都按照教廷的意志去思考,根本不会有科学的发生和发展。如果我们今天的科学家,完全按照宗教的要求去做,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科学研究的成果。因为,一切都去相信是神的作用就好了,这如何能做出成果呢?

二、牛顿心中的上帝什么样?

我们一起来看看牛顿在其著作《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中的末尾这样写着:

……这个最为动人的太阳、行星和彗星体系,只能来自一个全能全智的存在的设计和统治。如果恒星都是其他类似的体系的中心,那么这些体系也必定完全从属于“唯一神”的统治,因为这些体系的产生只可能出自同一份睿智的设计;尤其是,由于恒星的光与太阳光具有相同的性质,而且来自每个系统的光都可以照耀所有的其它系统:为避免各恒星的系统在引力作用下相互碰撞,他便将这些系统分置在相互很远的距离上。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读出这样的意思,即牛顿是相信“神”的存在的,但他认为整个宇宙只有一个“神”,但这个神不是人们常说的“我的上帝、你的上帝、诸神之神……”他是一个“从永恒持续到永恒,从无限延伸到无限,至高无上全能全智的存在”。

牛顿所信奉的上帝,不是教廷教理中所信奉的上帝。简单说,牛顿相信上帝是存在的,但他不相信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

尽管牛顿同样在自己的著作中“牵强附会”地重新解释了“神”,但牛顿并没有被宗教裁判所审判,因为这个时候,距离伽利略被审判已经过去了50年,宗教和科学已经按照伽利略所提出的界限重新进行了划分。

可以说,这体现了历史的力量,也体现了科学的力量。因为科学硬生生从宗教管辖的范围内划出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

三、爱因斯坦信神吗?

爱因斯坦不相信神的存在。《上帝的迷思》一书就是记录他是如何嘲笑一个人格化神的想法的信仰的最好诠释。关于爱因斯坦相信神的谣言是怎么来的,我这里不想去探究,但是一个能专门写本书来嘲笑一个人格化神的想法的信仰的人会相信神的存在吗?答案不言而喻。

他在去世之前,把他在普林斯顿默谢雨街112号的房子留给跟他工作了几十年的秘书杜卡斯小姐,并且强调:“不许把这房子变成博物馆。”他不希望把默谢雨街变成一个朝圣地。他一生不崇拜人格化的神,也不希望以后的人把他当作神来崇拜。

爱因斯坦不仅不相信《圣经》中所谓的上帝,同时对自己出身的犹太教同样不信。1954年,爱因斯坦给一位犹太教哲学家的信中表达了这样的思想:

……对我来说上帝一词不过是人类弱点的表达和产物,而《圣经》则是“原始”和“非常孩子气的”,不管后人对《圣经》做如何精巧的诠释,都不能改变我的这个看法,因为这些诠释和《圣经》的原文几乎毫无关系。
……对我来说犹太教和所有其他宗教一样,是最幼稚迷信的体现。

爱因斯坦非但不相信神的存在,同时还撰文抨击传统的宗教:

……今天在宗教与科学范畴之间所存在的冲突的主要原因,是人格化上帝的概念。
……宗教导师们应该放弃有关人格化上帝的教条,放弃这个恐惧与希望的源泉。只有在宗教领袖据此重新定义宗教后,宗教才能从科学知识那里获益。真正的虔诚,并非通过对生命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或盲目的信仰,而是通过努力获得理性知识而达成的。

三、勒梅特——用科学证明信仰的神父

勒梅特神父:比利时天文学家,物理学家,估计知道的小伙伴不多,但提到宇宙大爆炸理论,肯定是尽人皆知的。勒梅特神父就是提出宇宙大爆炸理论的那个人。他用科学证明了——上帝创造以前是什么。

1500多年前,曾经有人问奥古斯丁:你说上帝创造了世界,那么上帝创造以前是什么?奥古斯丁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以前,没有创造就没有时间。”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勒梅特作为土木工程师在比利时军队中担任炮兵军官。战后进入神学院并于1923年接受神职,担任司铎。1923—1924年间在剑桥大学太阳物理实验室学习,后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在那里他了解了美国天文学家E.P.哈勃的发现和H.沙普利有关宇宙膨胀的研究。

1927年任卢万大学天体物理学教授时,他推导出
Friedmann-Lematre-Robertson-Walker方程,并在螺旋星云后退现象的基础上提出了宇宙是从一个“初级原子”“爆炸”而来的——这就是后来所谓的大爆炸。

根据他的理论,星系的退行可在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框架内得到解释。虽然宇宙膨胀模型已早有人提出过,但经伽莫夫修改过的勒梅特理论在宇宙论中已居于主导地位。

勒梅特的大爆炸理论提出后,曾经遭到无情的嘲笑。尤其他作为一个神父,更有人嘲笑他所虔诚信仰的圣经给了这个科学家这样“愚蠢”的想象力。但是勒梅特没有退缩,他要说服更多的科学家接受他的理论。

上世纪中后期,宇宙大爆炸最关键的三个证据陆续被找到了:宇宙学红移、宇宙微波辐射、宇宙中氦的丰度。相信勒梅特神父在看到这三个坚实的宇宙观测证据的时候一定非常开心,奥古斯丁所说的那个“没有昨天的那一天”终于得到了有力的支持。勒梅特神父和奥古斯丁可以在天堂相逢一笑了。

在勒梅特神父看来,上帝不是创造了人类、地球、太阳和宇宙,而是创造了那个宇宙的蛋。豪无疑问,勒梅特是一个神父不假,但他同时也是值得我们尊敬的科学家。

结束语

不可否认的是,至今还有个别的大科学家信仰宗教,这种现象在那些宗教势力强大的国家尤其如此。《自然》杂志(Nature 394, 313 (1998))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调查结果是:美国科学院院士中还有大约7%的科学家相信上帝的存在。

很显然7%不是大多数,而是极少数。我们从宗教与科学的历史来看,那些声称传统宗教与科学无冲突,甚至认为科学离不开传统宗教,是荒唐可笑的。科学强调怀疑、实证和理性,宗教要求盲从,二者有着根本的冲突。如果科学家完全盲从宗教那套说辞,还谈什么科学研究呢?

我是郭哥聊科学。普及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思维、持续为您输出高质量的科普文章。如果您觉得本文对您有一定的帮助和借鉴意义,欢迎您点赞、评论、转发和关注支持。

这种说法就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要么就是被营销耗给误导了。

评价一个人的事迹不能脱离其所处的时代背景。

“炼金术士”牛爵爷所处的时代自然科学才刚刚起步,宗教信仰仍然是社会主流思想,当时欧洲的无神论者处于千夫所指的地位,公开不承认上帝的人要被活活烧死。在当时就算你不愿信仰宗教,为了保命也要假装信仰。

而且当时“正统教派”与“异端”的矛盾非常激烈,“正统教派”对“异端”的迫害非常严重。而牛顿貌似就加入了一个“异端教派”,如果牛顿将他的信仰完全公开的话,将被划为“异端”,他将失去所有的地位和财产,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牛顿一生都谨言慎行,表现得非常虔诚,很怕被别人发现自己是“异端”。牛顿去世多年后,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买下了牛顿未出版的手稿,研究很长时间后发现,牛顿的宗教思想与“正统”偏离很远。

而与牛顿齐名的爱因斯坦,并非一个虔诚的教徒,他一辈子都没有痴迷过宗教。

爱因斯坦多次公开声明自己不相信人格化的、能够干预人类事务的上帝,他信仰的是“斯宾诺莎的上帝”,即自然规律。

人格化的神就是耶稣、如来佛、菩萨、三清、梵天之类的,以人类形象塑造出来的神。

爱因斯坦虽然出身犹太家庭,而且从小被灌输犹太教思想,但他在12岁左右就意识到圣经故事跟其他民族的神话一样是无稽之谈,开始对宗教产生了怀疑。

爱因斯坦不仅不信上帝,还批判过宗教信仰:“今天在宗教与科学范畴之间所存在的冲突的主要原因,是人格化上帝的概念。”

1954年3月22日,一位工人给爱因斯坦写信,说他看到一篇有关描述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的文章,他想了解文中所说是否属实。爱因斯坦在24日回信说:“你所读到的关于我信仰宗教的说法当然是一个谎言,一个被有系统地重复着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从来不否认而是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

在《爱因斯坦文集》中,讨论信仰的篇章非常多,比如在《我相信斯宾诺莎的上帝》中写道:“我信仰斯宾诺莎的那个存在于事物的有秩序的和谐中显示出来的上帝,而不信仰那个同人类的命运和行为有牵累的上帝。”

在《科学的宗教精神》中写道:“你很难在造诣较深的科学家中间找到一个没有自己的宗教感情的人。但是这种宗教感情同普通人的不一样。在后者看来,上帝是这样的一种神,人们希望得到它的保佑,而害怕受到它的惩罚。”

普通人信仰宗教就是敬上帝、求神仙、拜菩萨一类的,希望通过信仰来获得心理安慰,满足自己的欲望,摆脱当下所受的苦难。

而科学家所信仰的神并非人格化的神,而是自然万物运行的规律,科学家通过发现自然规律来表达自己“对神的理智的爱”,

所以,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已经很清晰了。至于“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是谁说的不清楚,反正不是爱因斯坦说的。

互联网上充斥着太多谣言,比如“外国科学家都不相信进化论”、“外国科学家都信仰宗教”一类的,而实际上,现代科学家当中,信仰人格化神的人占比很少。在欧美国家,宗教正在衰落。

1998年《自然》的调查称美国科学院成员相信存在人格化上帝存在的比例只有7%,于是当年《自然》发布了一篇非常不客气的文章——《Leading scientists still reject God》(顶尖科学家拒绝上帝)。

文中表示:

美国心理学家詹穆斯·H·路巴在1914年调查发现,随机选择1000名美国科学家,有58%表示不相信或怀疑神的存在(这里的神是指人格化的神,下面的也一样),在400名顶尖科学家中,这个数字上升到了接近70%。20年后,路巴再次调查,发现这两个数字分别上升到了67%和85%。

1998年我们模拟了路巴第二阶段的调查,发现在顶尖科学家当中,信神的比例是只有大约7%。

所选取的顶尖科学家是美国科学院的成员。科学院的自然科学家几乎一致地否认超验事物的存在。不信神和不信永生的比例,在科学院生物学家中分别为65.2%和69.0%,在科学院物理学家中分别是79.0%和76.3%。剩下的人大部分对这两个问题持怀疑态度,但很少会相信。

其中数学家具有最高的信仰比例——14.3%的人相信神的存在,15.0%信永生。

生物学家具有最低的信仰比例——5.5%的人相信神的存在,7.1%信永生。

可见,随着自然科学的进步,科学家们对人格化的神越来越排斥。

在民间也有这样的现象,2010年通过对欧盟27国的调查发现,相信有上帝存在的人口比例跌到了51%。很多天主教堂因为教徒不来礼拜,被迫改为超市、图书馆和餐厅。荷兰主教曾在教皇面前发牢骚说,荷兰信仰天主教的人口比例只有16%了,到2020年估计只有10%。而天主教徒中只有5%会去教堂,所以一些教堂不得不关门。

我们常常会听到很多人说,牛顿,爱因斯坦晚年突然有了宗教信仰,然后以此来证明神学要比科学高明许多。那这样的说法有没有道理呢?

客观地说,以上这两条都是谣言,用谣言来证明某件事情,本身就是有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先说说牛顿以及他所处的时代,再来说爱因斯坦。

关于“牛顿”的谣言

牛顿出身于17世纪初的英国。我们知道,英国属于西欧,在西欧还有许多其他的国家,比如:法国,德国(当时还是神圣罗马帝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如果我们再往前去追溯,我们就会发现,这片土地是原来的西罗马帝国。

在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南下的蛮族各部落占领了西欧各个地方。

当时的蛮族人是没有文化的,也没有自己的文字,原本是游牧民族,到处游荡,追逐水草就行。如今却要和西欧的当地人共同在这片土地上定居下来,他们其实缺少很多东西,比如:制度,法律,文化等等。这个时候,基督教的传教士成为了当时西欧为数不多的知识阶层,他们开始辅助蛮族管理西欧,后来甚至发展到国王都需要教皇来加冕。

所以,我们要知道的是,西欧在公元476年之后,就进入了基督教世界。他们的人民从小就受洗,要每周礼拜。这就好比中国古人从小就要遵守儒家的那一套习俗是一个道理。

在牛顿出生之前,欧洲发生了很多变故。首先是古希腊的经典重新流回到西欧,产生了欧洲的学术复兴;其次是学术复兴又引发了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开始提倡人文精神,倡导每个人都有追求真理的自由;文艺复兴之后,西欧又开始了宗教改革运动,最早是马丁路德发起的。

后来英国因为亨利八世的原因,最终也发起了宗教改革,如今的英国国教就是安立甘宗

但无论是不是出现了宗教改革,有一点是不变的,那个时代的人都是信仰基督教的,只是有的人是天主教,有的人是新教而已。而且在那个时期,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是学习神学出生。神学在当时是最热门的专业,这就有点像现在的通信和计算机专业。这个专业毕业意味着“前途”和“钱途”。哥白尼就是一位神父,伽利略、开普勒、第谷等当时的学者其实都有宗教信仰,这是贯穿他们一生的。

牛顿也是如此,牛顿从小就有宗教信仰。只不过,牛顿的宗教信仰比较特别,他信奉的是阿利乌教,在当时被主流的宗教看成是异端。所以,牛顿一生都在隐藏自己的宗教信仰,直到近代,因为经济学家凯恩斯买下了牛顿的日记,才发现牛顿原来是信奉阿利乌教的。

所以,说牛顿晚年才有宗教信仰,本身就是对牛顿的一种误读。相反,宗教信仰对牛顿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牛顿的宗教信仰让牛顿坚信基督教的经典曾经被人篡改过,而每个时代都有一位被上帝选中的人来把篡改过的经典修改回来。牛顿是圣诞节出生的(当时英国还采用的是就历法,而不是新的格里高利历),因此,牛顿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天选之子。他希望通过自然哲学(也就是如今的科学的前身),炼金术,魔法术等方法来寻找整理。

所以,牛顿这个人不仅留下了我们所熟知的牛顿力学三大定律、万有引力定律、微积分、光学,其实他还有上百万字的神学笔记和炼金术笔记。

客观地说,牛顿受到时代的局限。他一直很纠结,因为根据他的万有引力定律,物质之间都有引力,那应该都往中间聚集。可问题是,根本没有观测到这样的现象。

于是,他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法,首先他认为宇宙可能是无限大的,于是处处是中心,引力平衡;其次,他认为可能是上帝的推动,使得天体可以运转,这也被称为第一推动力问题。

客观地说,如今解决了牛顿的问题的一部分,那就是宇宙是膨胀的,第一推动力其实是宇宙大爆炸时的巨大能量。但是其实我们并没有完全解决牛顿的问题,首先,我们没有搞定“宇宙到底多大?”的问题,其次我们也没有搞清楚“第一推动力”到底是咋来的?

我相信,未来科学很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我同时相信,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还会产生更多的问题。科学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当我们多知道一些,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不知道的更多了。

关于“爱因斯坦”的谣言

很多人认为科学和神学是冲突的,这种看法其实太过于简单了。实际上,科学和神学本质上是两套世界观,他们并不矛盾,你可以两者都相信,你也可以自信一套,当然,你也可以都不相信。牛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他有坚定的宗教信仰,同时也没有阻碍他搞出伟大的科学。

而爱因斯坦则是另外一个很好的例证。爱因斯坦是一个无神论者。即便是到了他的晚年,他也没有相信过任何的宗教。爱因斯坦眼里的“上帝”其实就是科学家追求的终极理论或者是自然界的终极规律,而非宗教中的“上帝”。

目前市面上对于“他晚年有信仰”的内容大多来自于地摊文学和断章取义。这样的一位无神论者,也搞出了可与媲美牛顿的科学理论。牛顿和爱因斯坦其实很好地证明了“宗教信仰”其实和“科学”并不矛盾和对立。

人老了,心归何处?心灵到哪里寻觅安宁?科学殿堂里更多的是理性,给不出宁静的抚慰,而有的宗教可以给心灵安抚。

也许,还有对现实的某种惆怅失落……

很多著名科学家正是跟许多普通人一样,在某种宗教中寻求心灵的寄托。



如果要追溯到牛顿的时代,那么不单是很多著名的科学家晚年都有宗教信仰,而是很多科学家终生都有信仰。

我们都知道在现代科学起源地的欧洲,那时候全是基督教信仰的国家,民众从小到大都接触宗教,耳濡目染,相信宗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相反不信宗教才比较另类,我们很少听到那时代有这种另类。

我国属于无神论国家,从小到大接受的是唯物论的教育,民众大多不相信宗教,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相信宗教的反倒成为了另类。而我在网上遇到过好些人,可能是由于从小所受的教育,对国外科学家的信仰状况有着奇怪的认知。比如他们都认为哥白尼和伽利略都由于科学研究而受到教廷的迫害,所以他们理所当然都是相信科学不相信上帝的。但实际上他俩都是虔诚的信徒,甚至那个被烧死的所谓科学殉道者布鲁诺,实际上也是宗教徒,他只是弄了一个奇怪的教派被判为了异端,被异端裁判所判了火刑。有研究分析认为布鲁诺并非因宣传日心说被烧的,而是因宣传他的奇怪教派被烧的,只不过刚好日心说被用来支持他的教义。

因此,如果你从近代科学开创者伽利略开始算,科学家里确实是很多都是有宗教信仰的,但它们当中很多都是终生都相信,而不是从小就不信到老了才信。

不过大约是到了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以后,无神论思潮开始在西方国家,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蔓延。自然科学界也是首当其冲的。但依然有一些出类拔萃的科学家是终生保持了信仰的。比如量子论的创立者普朗克,还有那个把爱因斯坦、杨振宁怼得一身冷汗的怼王泡利。

但更多的科学家是没有宗教信仰的,比如爱因斯坦。我不知道江湖上为什么流传着爱因斯坦晚年信仰了上帝,大概是他晚年老说上帝不真掷骰子让宗教徒误会了吧……

爱因斯坦其实比较特殊,他生于一个信仰比较散漫的犹太人家庭,父母对犹太教都不怎么感冒,因此爱因斯坦从小也没什么宗教信仰,但到了中学的时候,他上了一所天主教学校,在学校里不知怎地突然狂热地信了天主教的上帝和耶稣(犹太教是不信耶稣的)。不过到了12岁左右,他看了一些科学和哲学著作后就放弃了宗教信仰直到去世都没有再信仰任何宗教。但同时爱因斯坦并不承认自己是个无神论者,他坚持自己是有信仰的,只是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仅此而已。

虽然,对于一般人来说,到了年老找一个信仰的依托是人之常情,但科学家好像没有看到有这种情况,可能是我不知道吧,比如前些时候因宣扬量子佛学而被群批的中科院院士朱清时,我没有查到他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相信佛学的。(其实从他的一些言论里我觉得他所相信的佛学跟一般人信的佛教是不一样的)

实际上,现在大多数的科学家都没有宗教信仰,但例外总是有的,比如前两年意外去世的美国科学院院士,美籍华人物理学家张首晟就是个宗教信徒,他意外去世时年仅55岁,还没到退休年龄呢,怎么也不能说是晚年相信吧。

在我遇见的很多科学爱好者的观念里,科学与宗教信仰是水火不容的,更有极端的认为科学与信仰是水火不容的。但实际上在顶级科学家里都不乏信仰宗教的人,像爱因斯坦一样没有宗教信仰但有信仰的就更不在少数了。

这是一份美国科学院科学家信仰状况的调查报告,截至1998年的调查中,依然有7%左右的美国科学院的顶级科学家自称有宗教信仰(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事实上我一直认为无神论本身就是一种信仰,只是无神论者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对“无神”有着迷之信仰。当年泡利就曾开玩笑嘲讽过坚定的无神论者狄拉克,他说“今天狄拉克创立了一个宗教——无神教,他们的教义是世上没有神,狄拉克是这个宗教的先知。”

搞事情!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在这里   关注公众号:ONE知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